主页

被称作“黄大仙”的黄鼠狼究竟有多厉害?为何都不敢招惹它?

  在历史上,不只有得道高人为人们所崇敬被尊为大仙,还有哪些自然界十分厉害的狠角色动物们,比如蛇、刺猬,更有一个为人所知的黄鼠狼,那么黄鼠狼何德何能可以让人们不敢招惹它呢?

  现在的我们已经很难想象在生活的环境范围内遇到蛇或是黄鼠狼了,自然十分难以想象那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如此厉害与蛇并列。

  然而在我国东北很多农村地区,会专门把黄鼠狼当成神仙一样供奉起来,并且在当地,也没有人敢去招惹野生动物黄鼠狼,这是为什么呢?

  黄鼠狼,也就是“黄大仙”,是鼬科中的小型食肉动物,大约28~40厘米之间,主要生活在平原、河谷、村庄和山区等地带。

  适应力强,夜行性,尤其是清晨和黄昏活动频繁,所以通常我们也很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有时也在白天活动。且通常单独行动。行动迅速、诡秘,善于奔走,能贴伏地面前进、钻越缝隙和洞穴,也能游泳、攀树和墙壁等。

  除繁殖期外,一般没有固定的巢穴。通常隐藏在柴草堆下、乱石堆、墙洞等处。嗅觉十分灵敏,但视觉较差,性情凶猛,常捕杀超过其食量的猎物。遇险时,常从肛门腺分泌油性黄色臭液,这个臭液,就与其黄大仙之名有些关联了。

  从体格上看,黄大仙的体型不算是有优势的,但是偏偏生性凶猛,甚至打起来连蛇都未必能赢它,更别提它们还有制胜法宝,就是那个肛门腺分泌的臭液,几乎使它们一战成名。

  那个臭液可以麻痹敌方,若是对方吸入臭液,轻则头昏目眩,恶心呕吐,产生幻觉,重则当场中毒,不省人事,若不能及时救治,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在利用臭液登上大仙的队列之后,江湖上就开始流传着各种各样使其神秘且变化莫测的传说,有一个传说是“附身说”。

  就是当人们接触到黄鼠狼之后,都会有些“被附身”的特征,而且几乎都差不多就是疯疯癫癫胡言乱语,但即使这样神志不清的状况下,还能说出自己在黄鼠狼的角度能做到的一些事情。

  比如,会对着某人说:“我没有偷吃你家的鸡,你为什么报仇堵住了我的洞口?”;又或是“我姓黄,家住东边山头,你们平日里记得给我们送来吃的,我自会保你平安。若是不照做,我便会找上门来!”

  几乎是危言耸听,但是旧时代的人们没有科学傍身,对于这样光怪陆离的事情毫无招架之力,只好照做,于是家家户户逢年过节都会给“大仙儿”准备供品,甚至有些地方会专门给“黄大仙”修建庙堂。而且事实上“大仙儿”们也再也没有侵扰过农家,贡品也会消失不见。

  有着这样一通操作,于是大家就更相信是“大仙儿”显灵,从此便更为虔诚地信奉着“黄大仙”。

  新中国成立后,风风火火的破四旧运动,千千万万跟随信仰科学的人民,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史观的影响下,人民开始不再迷信,“黄大仙”之谜也就此昭然若揭。

  据我们观察可知,“大仙儿”释放的臭气具有迷惑生物的作用,也就是其肛门腺分泌的臭液成分可以致幻,会使人类出现幻觉,并有精神错乱的可能,加之各种传说人云亦云,便把自己的遭遇说成传说的那样。

  换言之支撑着“黄大仙”走上神坛的是它肛门腺可以喷射出来的臭液,与毒蛇毒液会致人死亡并无二致,所谓的“附身”不过只是药物作用导致的幻觉。

  人们信奉了这么久的“黄大仙”终于走下神坛,但人们为何还是畏惧着它们,并且一听黄鼠狼便能跑则跑呢?

  既然已经知道“大仙儿”的套路,但是人们还是非常畏惧它们,甚至很多科学家,还有医生们也建议不要靠近它们,难道是“黄大仙”们仙气犹存?

  事实上,是因为当今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需要保持距离,因为野外环境中的野生动物不知会携带哪些病菌,而人畜共患病常常是重大传染病来源之一,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就很容易一不小心会造成病毒或细菌的变异和携带,为了公共卫生考量,科学家与医生们都会建议不要接触野生动物,这是其一。

  另外就是“黄大仙”肛门腺所分泌的臭液成分功效并没有因为科学的发现而发生改变,所以还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况且野外的黄鼠狼生性凶猛,打起架来也毫无招架之力,这是其二。

  其三就是,黄鼠狼在野外一个晚上能捕食6~7只老鼠,按这个数据,一年之内就能吃掉2000多只老鼠,而老鼠因为其生活习性,携带的病毒细菌超乎人们想象。

  哺乳动物之间病菌也非常容易传播,为了人类自身的生命安全,不要干预野生动物们就是帮助了人类自己。

  人类自古以来,特别在前些年因为工业发展,总想着要征服自然,忘记了敬畏自然,虽说古代人们迷信,但是也是自然力量的崇拜者,常常把那些自己无法征服的自然力量想象为超自然的力量,这也是符合人类自身生存的,现在要好一些,毕竟无论是怎样的科学的发展,人类生存的道路总是殊途同归,特别是在敬畏自然方面,哪怕有一天也许能离开这个自然去生存,那也需要自身去适应另一个环境。

  总的来说,自然环境的力量是需要敬畏的,其他生物也都是需要敬畏的,但愿人类在前进道路上始终要有所敬畏,因为人的改造力量确实不容小觑,但大自然的力量仍是人类走过漫长旅途的环境风景,需要我们敬畏与爱护。